媒体聚焦

中咨砥砺奋进四十年︱服务超级工程,参谋重大规划,中国最硬的咨询公司
发布日期:2022-05-30 信息来源:华商韬略 访问次数: 字号:[ ]

  服务超级工程,参谋重大规划,中国最硬的咨询公司

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管辖的97家巨无霸央企中,有一家最为特别。

它不上市,注册资本仅12亿元,是规模最小的央企之一;去年营收仅21亿元、利润仅2.46亿元;总部员工才500多人,却挑起了服务国家重大战略、重大工程、重大规划等的重担——从京沪高铁到港珠澳大桥,从南水北调到西气东输,从载人航天到海底光缆工程,从冬奥会主场馆到北京环球影城,从“一带一路”到京津冀规划……

在众多中国超级工程的决策中,它都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甚至于规划一国经济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也会经常听取它的意见。

它是谁?

1.与改革同行

这家公司的名字叫——正规葡萄京娱乐场网站·主頁欢迎您(简称中咨公司)。

在国务院国资委直辖的97家央企中,它既不生产制造产品,也不承担金融职能,而是唯一的工程咨询类企业。

具体而言,它是国家重大工程的参谋,许多提交国务院审批的项目,都经过了它的评估,在充分论证后,由政府有关部门决定是否可行。

它与中国改革同频共振,也与中国现代工业、交通、能源、社会事业体系的发展深度交织。国家级大工程中,它无所不在,却又对公众保持低调。

中咨公司的诞生,是在1982年的计划经济时代。

当时我国重大项目建设初露峥嵘,上马大项目之前,科学论证显得尤为急迫。

据统计,1950-1981年,我国累计基建投资7000多亿元,但只形成不到5000亿元固定资产。基建资金的浪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项目前期缺乏科学论证。

由此,我国初创了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由国家计委直接领导。国务院当时对中咨公司寄予厚望,希望增加决策的科学性,提升政府治理水平。

不过,中咨公司起初也只是承担一些中小项目。

1985年,对中咨公司而言是个飞跃的起点。

这一年,国务院批准了国家重大项目“先评估,后决策”的制度,将中咨公司升为副部级单位,赋予其科学把关的重要地位。这让中咨公司从此与“大国重器”结下不解之缘。

40年发展历程中,中咨公司最重磅、最辉煌的工程之一,莫过于宝钢。

前中咨公司总经理石启荣,对宝钢感情之深无人能及。

来中咨公司之前,他是国家计委委员,兼任国务院参谋,全面负责宝钢筹备的内外事务,亲手把宝钢扶上了马。

1985年9月,宝钢一号高炉点火。1个月后,石启荣赴任中咨公司总经理。1985年-1996年在任期间,石启荣对宝钢二期、三期建设居功至伟。

宝钢二期结束后,三期被提上日程,但600亿规模的投资比前两期加起来还多,几乎占用了当时冶金部全部投资额度,惹来一片骂声和质疑。石启荣迎难而上,认为宝钢作为中国钢铁的脊梁,必须要瞄准世界第一、绝不让步。

为此,1992年,石启荣“曲线救国”,争取到了国家计委的单独批准,不再占用冶金部的投资规模和产能指标。

1993年,石启荣向国务院呈送了宝钢三期可研报告,详细阐明了其重大意义,终获批准。

到了2000年12月,宝钢三期全面建成投产,跻身全球第二大钢企。从零开始,走到这一步,宝钢仅用23年,为中国迈向钢铁强国奠定了坚实基础。

2.摘掉鸟巢3亿的“盖子”

1987年6月,时任国家经委副主任朱镕基对中咨公司提出了“敢言、多谋、慎断”六字期望,成为了中咨公司“决策民主科学化”的执业准则。

但实践中,肯定、支持项目有之,优化、否决项目,也不是个案,此时,中咨公司面临的阻力可想而知。

2002年,中咨公司接到奥运会大型项目评估的任务。“鸟巢”,便是9个大型奥运场馆方案之一。

该方案原本有“盖子”,全钢结构,重达3400吨,相当于一个足球场,可开可合。

对这个创新之举,中咨公司咨询团队大胆质疑:“盖子”有必要吗?

据测算,盖子的造价会增加10亿,占鸟巢总投资接近四成,且顶盖开合容易变形、失控,酿成安全隐患。

加拿大蒙特利尔体育场就是前车之鉴,“天花板”被吊起后,拉断了高塔的粗缆,再也无法合上,不得不被焊牢在顶部。

于是,2004年7月30日,破土施工半年后的鸟巢被叫停,重新优化方案。

顶着各方舆论批评的压力、设计师们的怒火,最终鸟巢方案摘去了“盖子”,用钢量减少了22.3%,投资额压减达3亿之多!

卸载后的鸟巢钢结构

据统计,在中咨公司累计完成的6万多个项目中,70%都有“瘦身”,累计核减资金超过3万亿元。

折戟的琼州海峡跨海工程,也是因为中咨公司扔下了一板斧。

这个当年“两部两省”(铁道部、交通部、广东省、海南省)联合力推的超级工程,预期投资规模达到2000亿之巨。

早在1974年,周恩来总理曾提议修建琼州海峡跨海通道。总理的夙愿并没有实现,却被广东省政府放在了心上,自1994年便启动前期研究工作,前后投入上亿元。

2009年,“两部两省”向发改委提交了项目建议书,琼州海峡跨海工程似乎只差临门一脚了。

但2011年底,中咨公司却对其给出了“推迟”的建议。

“从运输需求,以及工程地质、海洋环境、桥隧工程技术难题等方面来看,目前尚不具备立项开工条件。”

中咨公司交通产业发展部咨询团队出具的报告详细论证,琼州海峡台风多发,处于火山地震断裂带,地质构造复杂且不稳定。一旦海底板块发生错位,对工程将是毁灭性的灾难。

但对这个超级项目亮出黄牌,中咨公司也是如履薄冰。

该咨询项目的负责人表示,他们曾反复多次与发改委、两部两省及各设计研究单位沟通,最终达成了暂停的一致意见。

“我们只为国家投资决策负责。”这是中咨公司的立场。

3.中国石油,未雨绸缪

在无数国家投资决策中,石油管道可谓命门之一。

自1993年成为石油净进口国以来,中国就开始紧锣密鼓筹谋石油战略储备工程,并且卓有成效。

如今,来自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缅甸的三条原油运输管道,分别把守东北、西北、西南门户,不舍昼夜,向中国汩汩输入石油,与海上通道一起,共同组成我国四大油气进口战略通道。

这三大陆上石油战略通道,最高每年可输入石油7200万吨。

它们的前期评估论证中,中咨公司都为国家发改委提供了重要参考意见,尤以中俄原油管道历时最久、花费心力最多。

2010年9月底,漠河对岸的斯科沃罗季诺,中俄原油管道竣工投产。

自此,经由这条管道,来自俄罗斯的原油,经俄罗斯边境的腾达,穿越黑龙江到达漠河,贯通950多公里的中俄一线,便可抵达中国东北石油重镇大庆。

8年后,中国又铺设了与一线并行的姐妹线——中俄二线。两条线路年输入石油可达3000万吨,承担了我国陆上原油运输58%的重任。

这条管道,正是中国石油安全战略的关键拼图。

俄乌冲突爆发,这条石油大动脉几乎不受干扰。

中俄深厚的能源合作伙伴关系,以及中国的能源安全布局,并非一朝一夕之功。

中俄原油管道,从构想到成为现实,足足跨越了15年的谈判。这背后,是无数个通宵的谈判、博弈。中咨公司,是历史的见证者、参与者之一。

1994年,中方初次与俄方接触沟通;直到2009年2月17日,中俄两国政府才最终签署协议,确定从2011年1月1日起,中方经由俄罗斯远东管道每年进口原油1500万吨,协议期20年,共计3亿吨。

早在2006年,中咨公司就中俄一线开展评估论证,并组织专家对重要施工站点及沿线大兴安岭林区、冻土地带进行踏勘,召开了项目核准评估会。

2009年5月,发改委批复同意,中俄一线一锤定音。

2013年6月21日,中国石油与俄罗斯石油公司又签署了增供原油协议:到2018年,中俄原油管道年输油量逐渐增加至3000万吨,合同期25年,最长可延长至30年。

为了扩增运力,中俄二线应运而生,项目方案同样经过了中咨公司评估。

中俄原油管道二线工程项目

2021年,我国进口原油达5.13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超过70%。其中,自俄罗斯进口原油占进口总量的15.5%,份额稳步提升,为整个工业体系源源不断注入了黑色血液。

4.高铁功臣

工业动脉之外,全国交通网络体系的完善,中咨公司也功不可没。

2011年,距离京沪高铁通车不到1个月,就发生了甬温“7.23”动车事故,高铁成为千夫所指的焦点。再加上耗资巨大、盈利遥遥无期,以及刘志军腐败案宣判后,铁路建设项目融资难,农民工讨薪、大量在建项目出现停工或半停工现象,有关高铁的争议浪迭千层。

眼看着中国高铁就要成为“千古罪人”,从大干快上,要被叫停冰封。

中咨公司在参与国务院组织的高速铁路安全大检查、并开展详细论证后发声:中国高铁的火车头不能因为一次运行事故而停滞!当前出现的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要理性看待、正确引导,建议以安全大检查为契机,促进铁路科学发展,坚定不移地发展高速铁路!

这一意见最终被国务院采纳,由此逆转了高铁的命运走向。

之所以能够深刻理解高铁对经济的意义,是因为在京沪高铁的建成中,中咨公司曾深入一线调研考察,拥有发言权。

1990年,我国首次提出高铁技术攻关,这一年,铁道部也完成了京沪高速铁路构想报告。

7年后,中咨公司首次赴欧洲研究高铁经验,并于1998年完成了京沪高铁项目评估。

京沪高铁直到2008年才正式立项,前期论证长达18年,可谓一波三折。其中最大的争议,便是1998年以来,“轮轨派”与“磁悬浮派”的对立。

双方争执不下,唇枪舌战长达5年。磁悬浮派为了获得胜算,屡屡给国务院写信。

收到国务院转批的信件后,中咨公司花了近两年调研,2000年1月,在提交的咨询报告中,明确支持轮轨技术。

同年6月,铁道部副部长孙永福在汇报总理的信中指出,磁浮方案不成熟,且造价是轮轨方案的3倍多,高达4000亿元。

2003年9月,中咨公司再次牵头组织论证会,给出支持高速轮轨的咨询结论。京沪高铁技术路线之争,就此尘埃落定。

有了京沪高铁的成功范例,之后中咨公司承担了国内大批高铁项目的评估工作。

中国大地上,自此高铁纵横交错,拉动中国经济在高速轨道风驰电掣。

5.国家高端智库

“上接天线,下接地气”,是中咨公司的真实写照。

能够直通决策层、担当起国之重器评估责任的中咨公司,绝非等闲之辈,而是一家定位服务国家战略的高端“思想库”。

这得益于中咨公司强大的智囊团。目前,专家委员会成员有300多人,分别来自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政府部门、科研院所、大型企业等机构,覆盖工程、经济、法律等领域。截至目前,正式库专家人数超过2万名。

在重大项目中,正是这些专家跨界通力合作的智慧,才攻下一个又一个技术难关。

比如,自1986年以来,中咨公司深度参与了南水北调的论证全程。

作为全球最大的调水工程,南水北调建设体量之大、难度系数之高,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为此,中咨公司专门成立了包含近20名院士的专家委员会,另有100多人的专家团队,评估、考察、论证之繁复,前期准备工作之漫长曲折,在中咨公司历史中无出其右。

除了参与重大项目,中咨公司还参与国家重大规划的研究编制、制定国家重要技术标准,以及开展以重大课题研究为主的政策咨询等,充分彰显“思想库”的智慧光芒。

到目前为止,中咨公司向党中央、国务院报送500多篇政策咨询报告,其中多篇获得了党和国家领导批示。

据统计,截至2021年,中咨公司累计评估各类项目超过6万项,涉及总投资超100万亿元。

这其中包括:

长江三峡、西气东输、西电东送、南水北调、青藏铁路等彪炳史册的世纪工程;

京沪高铁、广深高铁、港珠澳大桥、杭州湾跨海大桥、上海洋山深水港、深圳宝安机场、北京大兴机场等交通基础设施;

杭州湾跨海大桥

中国海油、中国石油、中国石化重大石化炼油项目论证,钢铁、水泥、汽车、船舶等重工业体系的搭建,吉利收购沃尔沃、比亚迪深圳汽车基地项目也有其身影;

C919大飞机、中国“天眼”、载人航天、蛟龙号载人潜水器、雪龙2号极地科考破冰船等高科技项目;

特高压输变电、移动通讯、国家大剧院、上海迪士尼乐园、北京环球影城等重大社会基础设施……

上海迪斯尼乐园

没有哪一家公司像中咨公司这样,把血汗与激情,毫无保留注入到了国家超级工程的崛起中。

如今,中咨公司不仅在国内发光发热,也与高铁、核电、桥梁等中国“大工程”一道,积极走出国门——从中老铁路到埃塞俄比亚亚吉铁路,从中巴经济走廊到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再到中巴、中菲、中老、中越、中俄等双边经贸和投资合作规划编制,都留下了光辉的篇章。

四十年过去了,中咨公司在参与了无数超级工程的同时,也给中国带来了切切实实的变化。

四十年后,这个业务领域的参与者正在变得越来越多——高校、民营、企业等各类智库蓬勃发展,能够被决策层青目的咨询机构,远不止中咨公司一家。

跻身咨询大军并熠熠生辉的,会是这些民间蓬勃而起的新智囊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当然可以留给时间。但正如时代一路走来又远去,所有前行者的经验,都会成为后人的梯与桥。

比起那些超级工程带来的勋章,这才是属于中咨的最高荣誉。

注:原文载自华商韬略微信公众号,作者:杨倩。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