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咨视界

黄建明 | 我国金属矿产大宗商品市场影响和掌控能力研究
发布日期:2022-04-22 信息来源:中咨研究 访问次数: 字号:[ ]

我国金属矿产大宗商品市场影响和掌控能力研究

正规葡萄京娱乐场网站·主頁欢迎您 黄建明

我国是目前全球最大制造业国家,金属矿产是保持世界制造大国的基石。在金属矿产中,铁矿石、铝土矿、铜精矿等初级原料居主导地位,是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我国金属矿产原料大量依赖进口

钢铁和有色金属工业是国民经济重要基础原材料产业。2021年,国内粗钢产量10.65亿吨,占全球的56.7%;电解铝产量3850万吨,占全球的56.6%;精炼铜产量1049万吨,占全球的44%,均为世界第一,基本满足了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

受国内资源储量不足、禀赋不佳影响,我国金属矿产产量远不能满足国内需要,被迫大量进口,对外依存度很高。2021年,我国进口铁矿石11.24亿吨,占国内需求量75%;进口额1.19万亿元,占全国货物进口额的6.9%,是仅次于集成电路和石油天然气的第三大进口商品。铝土矿进口1.07亿吨,占国内需求量的58%;各种铝产品进口额合计1152亿元,占全国货物进口额的0.7%。进口铜精矿2340万吨,占国内需求量的76%;各种铜产品进口额合计7718亿元,占全国货物进口额的4.4%,也排在进口商品前五位。这表明,从国际大宗商品市场购买原料在我国钢铁、电解铝、精炼铜生产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二、国际金属矿产市场情况

世界金属矿产资源分布极不平衡,具有开发利用的优势资源分布在少数国家和地区。优质铁矿主要分布在巴西、澳大利亚;铝土矿主要分布在几内亚、澳大利亚;智利、秘鲁、刚果(金)则拥有世界最多的优质铜矿,这些国家在全球金属矿产供给侧处于优势地位。从需求侧看,全球制造业集中在东亚、欧洲和北美地区,是世界金属矿产需求的主要力量,供给与需求配置错位,使金属矿产成为国际贸易的大宗商品。当前国际金属矿产市场呈现澳大利亚、智利、巴西等资源国大量出口,东亚、欧洲、北美等制造业大国严重依赖进口的基本格局。

我国是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也是全球金属矿产进口第一大国,在国际大宗金属矿产品市场占有极其重要位置。2021年,世界铁矿石贸易量约16亿吨,我国进口量占70%以上;铝土矿贸易量约1.45亿吨,我国进口量占74%;铜矿(金属含量)贸易量约930万吨,我国进口量占56%。此外,在其他铜原料进口方面,2021年,我国还进口铜废碎料169万吨、粗铜94万吨、精炼铜363万吨,均居世界第一。

国际金属矿产市场现货与期货并存,而金属期货是典型的衍生金融商品,国际金融市场变化对金属期货价格有重要影响。在国际金融投机势力的作用下,国际金属矿产价格经常脱离供需基本面出现非理性波动,这是国际金属矿产市场的一大特点。2022年3月发生的“伦敦镍”事件,就是金融投机势力活动造成的。因此,在国际金属矿产市场上,除供需双方外,金融、保险、物流、咨询、法律等服务也是重要的一环,其影响力有时甚至超过供需基本面。

目前英国伦敦仍然是全球重要的金融活动中心,所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依然在世界铜、铝等基本金属价格发现中居主导地位,LME价格在世界金属矿产品生产经营活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尽管上海期货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的管理规范化程度优于LME,但由于发达经济体至今不承认我国市场经济国家地位,在很大程度制约了上期所、大商所在世界金属矿产品生产经营活动中的作用。

三、我国对国际金属矿产市场的影响分析

由于我国长期居世界金属矿产进口第一大国地位,对全球市场的影响力也在逐渐提升,我国需求和政策的变化已经成为影响国际金属矿产市场走势的重要因素。2021年,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价格出现周期性上涨的背景下,为了确保我国经济的平稳运行,党中央、国务院在冷静分析国内外形势的基础上提出保供稳价方针,及时采取逆周期、跨周期调节措施,通过钢铁限产、投放国家铜铝锌储备等方式,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国际市场铁矿石、铜、锌价格的不合理上涨。

2021年5月,在经济周期性等因素作用下,国际市场铁矿石价格曾创下237美元/吨的历史高位。但随着国家钢铁限产政策的落地,钢铁生产快速增长的势头得到遏制,全年粗钢产量比上年下降3%。受此影响,2021年11月,国际市场铁矿石价格回落到85美元/吨。

2021年,尽管我国铜市场供需变化不大,需求侧缺乏亮点,但在经济周期性等因素作用下,5月份国际市场铜价突破10724美元/吨,创出历史新高。随着我国陆续投放国家储备铜14万吨,再加上缺乏我国基本面的支撑,尽管美国铜消费量比上年增长10%以上,但国际市场铜价依然上攻无力,年末回落到9520美元/吨,我国的保供稳价措施对国际市场产生了影响。

当然,目前我国对国际金属矿产市场的影响力仅局限在需求侧方面,对供给侧的影响力有限,尤其是在大宗商品服务环节影响力薄弱。譬如,国际金属矿产贸易主要通过海运方式,我国虽然拥有世界第二大商船队,但相当数量货运保险是通过国际保险公司安排的,一旦中止,会对我国金属矿产供给造成极大影响。近期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海运保险制裁,就使与俄罗斯相关的海运活动几乎完全停止,造成俄罗斯金属矿产品出口中断。2022年3月发生“伦敦镍”事件的诱因之一,就是俄罗斯镍出口的中断,为国际金融投机提供了机会。

其次,国际金属矿产贸易大多采用美元结算,设在英国伦敦的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是国际银行同业间的国际合作组织,在全球范围内的美元交易中,95%以上都离不开这套系统,用美元结算的我国金属矿产品进口也要依赖这套系统。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先后将伊朗、俄罗斯踢出这套系统,使其无法使用美元进行贸易结算,严重干扰了世界金属矿产品贸易。

总体而言,我国对世界金属矿产市场的影响力在逐步提升,但发达国家依然靠先进的大宗商品服务能力左右着国际金属矿产市场。

四、我国对世界金属矿产供给的掌控能力分析

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我国对全球金属矿产供给侧的掌控能力得到较大提升,在国内和境外建设了一大批世界级的资源保障基地,成为推动世界金属矿产生产的重要力量。

在国内生产方面,2021年在铁矿石价格高企的支撑下,全国铁矿石原矿产量9.81亿吨,比上年增长9.4%,占国内供给量的25%;铝土矿产量0.77亿吨,占国内供给量的42%;铜精矿金属产量185万吨,比上年增长7.3%,占国内供给量的30%左右。为了确保重要金属矿产供给安全,今后一个时期,国家将进一步加大铁矿石、铝土矿和铜矿勘探开发力度,加快矿产品基地建设,国内铁矿石、铝土矿、铜精矿金属产量仍有增长的空间。预计未来国家主要金属矿产自主保障能力不会继续下降。

在境外矿产基地生产方面,2021年随着我国企业境外资源基地建设的推进,权益金属矿产的产量继续上升。其中,境外铁矿石产量超过1亿吨,约占我国进口量的9%;铝土矿产量超过6000万吨,约占我国进口量的51%;铜精矿金属产量超过190万吨,约占我国进口量的37%。由于有一批重大项目正在实施,预计未来一个时期,我国企业境外资源基地的规模将继续扩大,对世界金属矿产供给的掌控能力会有进一步提升。

虽然我国对世界金属矿产供给的掌控能力有所提升,但也面临诸多挑战,存在诸多风险隐患。

第一,国际竞争加剧,地缘政治风险上升。当前国际斗争形势复杂多变,不确定因素增多,严重影响我国金属矿产供给掌控能力的提升。特别是美国等发达国家不断利用各种手段打压我国重大境外金属矿产项目的实施,对我国供给链安全构成威胁。譬如,几内亚西芒杜(Simandou)铁矿是当今世界上最具开发利用价值的优质矿山之一,也是中国在非洲的最大“希望”。铁矿石总储量累计超过100亿吨,铁矿石的平均品位高达65%,这被认为是世界上尚未开采的储量最大、矿石品质最高的铁矿,年产量有望达到1.5亿吨。但困扰西芒杜铁矿开发的最大障碍就是基建,尤其交通。为开发这座矿山,我国企业主导的铁路等设施已经开工建设。规划铁路自几内亚马瑞巴亚港至西芒杜矿区,贯穿几内亚东西,全长近551.92千米,不含先期开工段,总投资约221亿元。但是,2022年3月,几内亚政府宣布,暂停该矿开发的所有相关活动,并寻求方案以保护几内亚的利益。这是2021年几内亚发生军事政变以来的重要决定,违背了常规和惯例,背后很可能有美国等西方国家影响的影子。此举对我国提升铁矿供给掌控能力十分不利。

第二,进口来源单一,供给安全风险较大。我国金属矿产对外依存度很高,可进口来源却集中在少数国家和地区,安全供给的风险很大。据统计,2021年,我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的铁矿石占全部进口量的61.2%;从几内亚进口的铝土矿占全部进口量的51.4%;从智利和秘鲁进口的铜精矿占全部进口量的61.2%。由于进口来源过于单一,加快实现进口来源多元化,已经成为我国提升金属矿产供给掌控能力的当务之急。

第三,掌控的优质资源不多,增加了竞争力提升的难度。我国境外金属矿产开发起步较晚,虽然发展较快,但在优质矿山多数已被发达国家跨国公司掌控的情况下,我国企业获得的优质资源不多,直接影响经济性的提升。据统计,全球产量排名前10座的铁矿中,有8座位于澳大利亚、2座位于巴西,这些矿山的合计产量约占全球的39.5%。在这10大矿山中,我国企业仅有少量参股。2021 年,全球铁矿石平均离岸现金成本在30美元/吨左右,而我国在澳大利亚投资建设的铁矿由于品质较差,离岸现金成本远高于此,缺乏成本竞争力。我国企业在境外获得的铜矿资源权益不少,但矿山现金成本能够进入25%低成本分位线的很少,大多处于50%分位线附近,没有形成竞争优势。

第四,境外金属矿产基地建设国别过度集中,存在当地政策变化隐患。我国境外金属矿产资源基地建设虽然取得重要进展,但国别过度集中,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1年底,我国企业对刚果(金)铜钴矿的累计投资已经超过250亿美元,占境外铜矿投资总额的60%以上;当年我国企业刚果(金)权益铜金属产量约100万吨,约占境外权益产量的53%,在我国企业境外铜矿投资活动中占有突出位置。但是,国外政府更迭导致的政策风险很大,2019年,刚果(金)新政府上台后,为谋求更大利益,对过去签订的投资协议进行重新审计,并在美国政府资助下借口劳工人权、强迫劳动等问题制造纠纷,当地的投资环境已经发生变化。同样,我国企业境外铝土矿项目投资主要集中在几内亚,2021年该国发生军事政变,新政府上台,当地投资环境也出现变化。因此,为了确保金属矿产供给安全,尽快改变境外矿产基地建设国别集中局面,对确保我国金属矿产供给安全至关重要。

五、有关对策建议

从维护国家金属矿产供给安全出发,提出以下对策建议。

(一)加强“走出去”顶层设计

境外金属资源投资活动面临的地缘政治、法律法规、环境安全、社会文化等风险都远高于国内,稍有不慎,就会导致项目满盘皆输。应创造条件,积极制定相关法律和政策,规范和保护“走出去”投资行为,明确国家层面战略意图,统一思想,形成合力,以更高起点和更明确方向指导和推动我国境外金属资源投资活动。

(二)提出战略规划,编制国家金属矿产资源安全评估报告

重要金属矿产供给安全关系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领域。2021年美国拜登政府上台后,立即开展包括“关键矿产”在内的供应链百日安全评估,并采取了投资于关键矿物的可持续国内生产和加工一系列措施。2022年2月,美国白宫及七个政府部门各自发布报告,指出了关键供应链的弱点,并提出战略计划。与之相配合,2022年2月美国地质调查局还发布了新的“关键矿产”清单,对2018年的清单进行了重新修正。针对美国的金属矿产安全行动,我国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提出自己的金属矿产供给安全战略规划,编制国家金属矿产资源安全评估报告,统筹各方面力量,协同做好供给安全工作。

(三)着力构建金属矿产进口的安全体系

我国铁矿石、铝土矿、铜精矿等金属矿产原料大量进口的局面将长期存在,构建安全的进口保障体系十分重要。

1.积极推进人民币结算

目前人民币是全球第五大结算货币,我国铁矿石进口的人民币结算已经拉开序幕,逐步实现铝土矿、铜精矿进口人民币结算条件正在成熟,金属矿产进口人民币结算可以逐步展开。

2.组建经济联合体

组建跨行业、跨所有制、跨国别的经济联合体,参与国际金属矿业开发、贸易,提升我国企业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的地位。由新加坡韦立国际集团(Winning International Group)(外商,航运)、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我国民营头部企业,铝生产)、几内亚联合矿业供应(法资,物流)组成的赢联盟经济体在成功开发几内亚铝土矿之后,又获得西芒杜铁矿北部矿段开发权,一跃成为世界知名金属矿业经济联合体。由于汇集了不同行业、不同经济类型、不同国别的力量,在国际竞争中的实力大增,对保证进口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3.加大周边国家金属矿产利用力度

为了确保进口金属矿产供给安全,改变进口来源单一,境外资源基地建设集中的局面,加大周边国家金属矿产资源利用力度是一个重要举措。我国周边国家铁矿、铝土矿、铜矿资源丰富,俄罗斯是全球铁矿最丰富的国家之一,东南亚地区的铝土矿资源也十分丰富,通过积极的投资活动,增加从周边国家的进口,优化进口来源,可以有效提升我国金属矿产进口的安全性。

(四)优化技术结构,积极利用再生资源

当前我国钢铁、有色金属产业技术结构不尽合理,对矿产原料依赖程度高,再生资源利用比例低,这是导致金属矿产进口量大的一个重要原因。

随着国内钢铁、有色金属消费的持续增长,国内积蓄的可再生资源量也越来越大,在一定程度上以再生原料替代矿产原料的条件已经逐渐成熟。因此,发展“短流程”钢铁、铝、铜生产,大量利用国内和周边国家废钢、铜铝废碎料,是减少对进口金属矿产原料依赖,保证钢铁、有色金属供给安全的重要举措。

注: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Baidu
sogou